2019影业战报出炉 分化势头明显

光线博纳当龙头 华谊被甩出一线梯队


        2019年对于电影行业的公司来说是分化的一年。光线因为独家主控的《哪吒》大赚,逆市盈利,公司市值升到了阶段新高。博纳影业、华夏电影、阿里影业等公司参与出品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几部爆款主旋律商业片,站在时代的风口大丰收。而华谊兄弟、乐视影业这些原本在行业内最风光的公司,已经深陷困境,或退出主流竞争舞台。阿里影业、腾讯影业、猫眼微影这些从互联网行业进化来的新秀,凭借各自的平台优势几年内在行业内站稳了脚跟,替补进入一线梯队。
        光线晋升影视上市公司年度盈利王
        整个2019年,电影行业的龙头公司就两家,光线和博纳。光线因为独家主控爆款《哪吒》,实现了真正的名利双收。这部动画片成本1亿左右,总票房50亿,最终能给投资方带来约18亿票房分账。还不算其他无法预估的各种版权收入。加上参与出品了《疯狂的外星人》、《银河补习班》、《误杀》几部卖座片,光线2019年整体在电影投资上很赚。
        票房反应在了财报和股价上。2019年前三季度,光线传媒净利润11亿,是所有主流影视公司里盈利最高的。也是从《哪吒》上映前后开始,光线的股价触底反弹,一路震荡向上,如今总市值已经涨到了370亿左右,超过中国电影,仅次于万达电影,位列第二。
        博纳主旋律商业片迎来高光时刻
        博纳迎来了其主旋律商业片的高光时刻,《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等片取得连胜,这几部总票房就达到了77.31亿。
        从徐克的《智取威虎山》,到林超贤的《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再到刘伟强的《中国机长》,博纳2019年的成功得益于它不同于其他公司的独特优势,就是一直以来和香港导演的密切合作,博纳可以说是香港导演北上最大的“桥头堡”。
        每年,博纳都有稳定数量的港片上映,港片又有它一定量的稳定的观众群。2019年卖的不错的《叶问4》、《追龙2》,都是博纳主投参与的作品。
        另外,还有自《后会无期》就开始合作起来的韩寒,之后又继续为博纳贡献了《乘风破浪》、《飞驰人生》两部卖座片。《飞驰人生》在竞争激烈的春节档拿下了17.26亿票房,列位年度国产片票房榜第六。
        华夏电影接替中影献礼,异军突起
        2019年是“主旋律”最大的爆发年,让博纳爆赚的《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背后同时有很多其他的受益方。比如华夏电影和从互联网行业进化来的阿里影业。
        华夏电影在今年接替“老大哥”中国电影,承担了发起并组织拍摄献礼片的义务,《我和我的祖国》就是它主控的项目。同时,它也作为主要投资方参与出品了博纳主控的《中国机长》、《决胜时刻》。
        另外,它还参投了《使徒行者2》、《诛仙》等商业片。这也让这家以前主要以“发行”身份存在于行业内的资源型国企在今年实现了大爆发,出品电影总票房上榜年度第四。
        “中影”今年的献礼任务被华夏电影和上海电影接替,错失了《我和我的祖国》和《攀登者》,也没有参与博纳的《中国机长》、《决胜时刻》,所以今年的票房总额相对显得不够亮眼,撑门面的有《流浪地球》、《新喜剧之王》、《最好的我们》,以及作为主要出品方参投的《误杀》、《小小的愿望》。
        阿里影业沾光主旋律,时代敏感度超群
        主旋律的另一大受益方是阿里影业,它作为主要投资方参投了《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决胜时刻》、《解放·终局营救》,作为联合出品方参投了《攀登者》,包括了2019年所有的重点主旋律电影,时代敏感度无可匹敌。阿里在博纳私有化时入股博纳,是博纳的大股东,今年的片单和博纳的重合度很高,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沾了博纳的光。除了主旋律商业片,博纳的《飞驰人生》、《追龙2》也都有阿里影业的参投。
        阿里影业在2019年主控的项目只有《只有芸知道》、《小猪佩奇过大年》、《未来机器城》,但其参与出品电影的总票房达到了110.58亿,在所有公司里排第一。另外还以联合出品方参投了《流浪地球》、《少年的你》等爆款,联合出品的电影总票房累计达95.36亿。
        猫眼微影参与电影总票房夺第一
        互联网背景的电影公司里,除了今年强势的“阿里系”,还有另外两大实力稳定的玩家,就是腾讯影业和光线控股的猫眼微影。腾讯影业也主要是利用资金和平台优势参投电影。不过,今年腾讯影业参与出品的电影票房表现整体不强。
        2019年,猫眼微影参与了大多数的爆款电影,作为主要出品方参投的有《飞驰人生》、《银河补习班》、《反贪风暴4》等。作为联合出品方参投的有《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少年的你》、《扫毒2》、《叶问4》等。如果计出品和联合出品电影的总票房,猫眼微影是2019年的第一。
        万达影视强势削弱华谊兄弟片量偏少,业绩巨亏
        除了光线、博纳,以及阿里、腾讯、猫眼微影三大有互联网基因的新秀,其他几大民营电影公司,尤其是前些年的领头羊和火爆玩家,比如万达电影、北京文化、华谊兄弟、乐视影业,今年的表现都不怎么抢眼,有些甚至是十分不如意。
        万达影视2019年的表现大不如前,主投的三部电影   《沉默的证人》、《人间·喜剧》、《过春天》票房分别只有1.81亿、6300万、995万。作为主要出品方参投的电影《误杀》、《熊出没:原始时代》、《老师·好》、《小小的愿望》、《受益人》、《南方车站的聚会》整体表现还不错,但没有大爆款。
        乐视影业(后更名为乐创文娱)在被贾跃亭拖累,以及掌舵人张昭出走后,基本退出了主流竞争舞台。
        华谊兄弟身陷债务危机还没有走出泥潭的迹象,片单相比其他公司显得少且没有竞争力。整个2019年,华谊上映的重量级电影只有   《小小的愿望》和   《只有芸知道》,且这两部电影华谊还都不是主控出品方。后期介入的《灰猴》票房只有388万。最大的项目《八佰》至今还没有上映的消息。去年,华谊净亏损10.93亿。前三季度,华谊净亏损6.52亿。华谊的市值已经跌到了目前的130亿左右,曾经同为行业领头羊的光线的市值是它的约2.8倍。   据搜狐娱乐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