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歌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上映3天票房破亿

故事源于导演的“白日梦”和一则新闻


        据猫眼数据,胡歌、桂纶镁等主演的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在上映第3天时票房破亿。
        导演刁亦男喜欢火车站,认为这是个非常浪漫的地方,人们在这里上演着聚散离合,这里也是命运的中转站,所以,他将新片起名为《南方车站的聚会》,在这里,胡歌扮演的周泽农和桂纶镁扮演的刘爱爱相遇,他们各自有着不愿告人的目的,雨夜的潮湿和朦胧,更营造了神秘和好奇的氛围。
        因为上一部作品《白日焰火》在柏林电影节上表现惊艳,捧得最佳影片金熊奖和最佳男主角奖(廖凡)两项大奖,使得人们对于刁亦男的这部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寄予厚望,这次刁亦男要讲述一个怎样的故事?他说影片的故事起源于自己的一个“白日梦”和一则新闻报道。
故事   “搏命换赏金”赌局   想象也能照进现实
        《南方车站的聚会》讲述一个偷车团伙头目,遭遇悬赏通缉而走上逃亡之路,却酝酿出一场“搏命换赏金”的赌局,寻求自我救赎的故事。
        刁亦男说,自己一天坐在沙发上,突然觉得那些没有钱的人获得巨额钱款的一个可能路径,就是他们被通缉了,而且身上背负着巨额的赏金。“这个赏金是他这一辈子可能最有价值的一个结果的呈现,可能听起来的确像一个匪夷所思的白日梦,然后觉得这个故事太自恋了,就把它大概记了一下,扔在一边了。”
        没想到过了两年,这个被搁置到一边的故事居然真实发生了,“大概是2014年,拍完《白日焰火》以后,突然我在新闻里看到了一个真实事件。一个东北大哥在哈尔滨附近杀了一个警察越狱,他躲在他们村附近一个小山上,藏了大概一个礼拜,实在扛不住饥寒,就到村里的小卖店,想讨一点吃喝,突然发现小卖店里边有一张通缉令,他一看自己值10万块钱,想到自己这辈子都没有值过这么多钱,就决定把这笔钱留给侄女,于是他回到亲戚家,吃了最后一顿丰盛的大餐,叫来众多亲戚把他绑起来,交送了公安机关。”刁亦男说道。
        这个真实的故事让刁亦男发现自己早先“矫情的一想”,貌似也没有脱离生活,“或者是说,我这种感觉是对生活的某种预感,当你不可能亲身经历你所写的全部内容时,一个作者靠什么走得更远,其实就是靠对生活的预感,我们叫灵感,或者是灵感和预感的结合。”
拍摄   80多个场景需做旧   夜戏和群戏最难拍
        《南方车站的聚会》拍摄期长达5个月。因为影片讲述了2009年左右的故事,全片80多个场景全部需要做旧,而且85%为夜戏,在南方闷热多雨、昼长夜短的夏季,每天的拍摄时间异常紧张。剧组有超过2000多名群演的大场面调度,在有限的拍摄时间内,剧组不但在灯光布景上下足了功夫,也在大场面群戏的拍摄上坚守着极高标准。
        因此,拍摄夜戏、群戏,也是刁亦男拍这部电影的最难之处:“最大难度就是夜戏太多,摄影、灯光,挑战要求极高,因为夜戏要布灯,又要有体力,又有时间限制。这些集结在一起的话,摄影的压力就会非常大。”刁亦男坦承电影有现在的效果,要感谢整个制作团队。《南方车站的聚会》的幕后阵容有与刁亦男合作多年的摄影指导董劲松,美术指导刘强曾凭《白日焰火》获最佳美术设计奖;而灯光指导黄志明参与过《花样年华》等经典作品。
演员   遗憾廖凡发挥空间少   胡歌获得不一样体验
        《南方车站的聚会》中,廖凡和桂纶镁是继《白日焰火》后和刁亦男的再次合作,让刁亦男感觉遗憾的是,廖凡在这部电影里戏少,“这是唯一的遗憾。没有给他更多的发挥空间。但是,他当然也理解,一个剧本不可能每一个角色都赋予那么多的内容,他也很好地完成了他该做的,非常用心地去塑造这个角色。”
        对于桂纶镁,刁亦男大加赞赏,为了拍《南方车站的聚会》,桂纶镁还去学了武汉话,刁亦男认为一个台湾演员,可以演出这样有质感的大陆女孩,非常了不得,“她让这个角色表现出了神秘、世俗、天真,非常不容易。她在拍摄中,被溽热造成的食物中毒击倒,一直低烧,却一直坚持了一整部戏。而且,在她最后一场重场戏时又被烫伤,我觉得应该向这样的一个女演员致敬。”
        至于胡歌,之前刁亦男曾透露,因为在杂志上看到其照片,被他的形象打动了。当时的胡歌正处于工作比较迷茫的时期,“一直在等一个好剧本,一个好角色”,所以两人可谓一拍即合。《南方车站的聚会》算是胡歌第一次主演电影,刁亦男认为胡歌表现得非常优秀:“而且我觉得他为自己的未来打开了一扇门。他通过这次表演也会获得不一样的表演体验,我对他要求更多的是肢体的动作。因为肢体是更纯粹的通过避实就虚,通过写意的方法,让人获得某种举手投足间的意境之美。它更多的是要求你给我一个姿态的极限,甚至有时候我们会觉得它会向一种超验的方向发展。那么这种东西其实是更高级的表演。”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