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末位淘汰……

水滴筹被曝在医院扫楼寻找病人筹善款

水滴筹紧急回应:全面暂停线下团队服务


        近日,一段卧底“水滴筹”视频登上微博热搜。视频显示: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常自称“志愿者”,挨个病床问病人困不困难,需不需要筹款帮助,基本一下午就能扫大半个医院。在发起筹款时,地推员们还会根据模板撰写求助故事。他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这些地推人员每单最高提成150元,月入过万,采用末位淘汰。
水滴筹扫楼推销涉及宁波多家医院
        视频中出现两家宁波的医院,李惠利医院和鄞州人民医院。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这两家医院。
        李惠利医院方面表示,这起事件跟医院没什么关系,“我们没有在医院发现过类似的事情。”
        鄞州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说,在这之前,她对水滴筹的了解在于同事们朋友圈的转发,“在水滴筹上,有些病情危重、经济困难的病人,大家一起捐款,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但是,现在怎么了?好事都变成坏事了。”
        事实上,在宁波,水滴筹工作人员的“扫楼推销”并不止这两家医院,记者联系了多家医院的医生,他们都表示在住院部看到过类似情况,其中一位医生表示,“我早就不相信这类东西,也不参与任何活动。”
        宁波鄞州某医院一位医生看到则表示震惊,她说,医院住院部时常会出现这种扫楼推销的水滴筹工作人员,医院会对这些人员进行驱逐。但是,因为他们看上去像病人家属,有时候管理可能还不是很到位。
        “水滴筹的工作人员基本上出入在住院部,在病人床边,突然拿出一张小单子,问病人需不需要水滴筹,我们会帮你筹钱。”
        大部分的病人会拒绝,但是对一些经济状况很不好的病人来说,这是一个希望。“病人也不需要做什么事,就准备好一些身份、病历资料,他们会给病人开通账号,撰写求助故事、发起筹款等等,我们医生也会向他们提供一些病历证明等,对于那些经济困难的病人,只要能帮助到他们,我们医生是很乐意配合的。”
        前几个月,在这家医院住院的一位尿毒症患者,无依无靠躺在医院的时候,也是水滴筹的“志愿者”主动上门推销,最后筹集了几万元,解决了患者的困难。“他们看上去非常热情,我当时也在想,为什么他们会这么热情呢?”
        现在,谜底揭晓了,这一切是跟水滴筹工作人员的提成、末位淘汰有关……
        她说:“帮助患者本身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但是,利用爱心消费爱心,甚至形成了一条利益链,这让人很生气。”
水滴筹回应:线下团队全面暂停服务
        12月1日下午,水滴筹公关团队回应称,水滴筹高度重视,已第一时间由水滴筹总经理牵头,线下各区域筹款顾问负责人以及其他相关负责人成立紧急工作小组,在全国范围内尤其是宁波、郑州、成都等地,开展相关情况排查。
        水滴筹表示,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对于报道中部分片面现象可能引发的误解,特说明如下:
        1.水滴筹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起因,是发现一些年纪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在陷入没钱治病的困境时,还不知道可以通过水滴筹自救。水滴筹不希望任何一名有需要的大病患者错失自救机会,因此组建了线下服务团队为他们提供相应的筹款支持服务,比如患者关怀、平台协议讲解、医疗服务支持、与医护核实等。同时,对那些协助发起了不符合筹款条件的项目的线下服务人员,平台有严格的惩戒措施。
        2.线下服务团队在申请发起前的服务仅仅是层层审核机制中的一环。限于目前个人家庭资产情况普遍缺乏合法有效的权威核实途径,平台采取覆盖筹款发起、传播、提现等环节的全流程动态审核,借助社交网络传播验证、第三方数据验证、大数据、舆情监控等技术和手段对筹款项目进行层层验证。
        3.关于报道中提到的财产信息审核、目标金额设置、款项使用监督等问题,水滴筹皆建立了相应的审核机制,确保财产等信息的充分公示并联合第三方机构验证,同时持续跟进款项的使用情况。
        据水滴筹官方信息,截至2018年9月底,水滴筹成功为80余万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提供免费的筹款服务,捐款人数超过3.4亿。而据水滴筹官方App信息,水滴筹累计筹款金额多达160余亿元。
        
    ■相关链接
隐瞒财产,“水滴筹”求助人被判全额退款
        11月6日,全国首例网络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在北京朝阳法院一审宣判,因筹款发起人莫先生隐瞒名下财产和两项其他社会救助,违反约定用途将筹集款项挪作他用,构成违约,一审判令莫先生全额返还筹款153136元并支付相应利息。
        因儿子出生后身患威斯科特-奥尔德里奇综合征,2018年4月15日,莫先生在水滴筹平台为儿子发起筹款目标为40万元的个人大病筹款,最终筹得15.3万余元。2018年7月23日,莫先生的儿子因病不治身亡。因接到莫先生妻子的举报,水滴筹公司后向朝阳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莫先生全额返还所筹善款,并支付相应利息。
        法院审理查明,为给儿子治病,莫先生总计产生医疗费35.5万余元,其中医保报销后个人支付部分为17.7万余元。通过水滴筹筹款前,莫先生已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获得6万元救助,水滴筹筹款后又获得当地民政部门救助款2.8万余元。莫先生的儿子病逝后,在医院账户内的3万元救助款结余被相关救助机构收回。也就是说,莫先生通过其他社会救助渠道实际获得的救助款为5.8万元。
        法院还查明,莫先生在通过网络申请救助时隐瞒了名下车辆等财产信息,亦未提供妻子名下的财产信息。莫先生通过水滴筹发布的家庭财产情况与其申请其他社会救助时自行申报填写的内容、妻子的证言等也存在多处矛盾。
        尽管莫先生辩解称,水滴筹筹集的善款被用来偿还儿子治疗所欠下的债务,但是他与平台、捐赠人约定的筹款用途明确为儿子的“后续医疗费”。庭审中,莫先生承认违背了约定。
        
    ■律师说法
政府企业公众三方联合还网络慈善美好蓝天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王雅琴
        将公益当作生意,模板式众筹刷单等,造成社会公众对公益的信任大打折扣,也严重透支了社会公众的爱心。针对水滴筹乱象,需要政府、企业平台以及公众三方联合应对,方可还网络慈善捐助一片美好蓝天。
        1.从水滴筹平台爆出的“虚假募捐”“慈善款项未用到实处”等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个人网络众筹亟须公共空间规则的重构,以及相关法律法规的规范。民政部应当协调推进个人大病求助行为的立法工作,建立健全部门规章。政府应当从司法者的角度,用法律规则来呵护这份善意。
        2.企业平台自身需要加强监管,完善审核机制,规范工作制度。网络众筹平台需要健全企业审核机制,严格审核求助者信息,体现筛选功能,并配备与求助规模相适应的审核和监督力量。平台还需设立网络筹集资金分账管理及公示制度、第三方托管监督制度、医疗机构资金双向流转机制等,确保资金用途。平台还需规范工作制度,对于工作人员做合法合规岗前培训,杜绝刷单乱象。
        3.社会公众要发挥舆论监督的力量,在发现出现虚假募捐、刷单募捐的情况下,及时向平台及有关部门反馈,助力打造阳光捐助平台。
        另外,此类虚假募捐等事件中,募捐人如存在隐瞒家庭情况、将募捐款项用作他处等行为,则构成违约,需承担违约责任。根据平台相关信息发布条款(如《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在发起人有虚假、伪造和隐瞒行为、求助人获得资助款后放弃治疗或存在挪用、盗用、骗用等行为时,网络众筹平台有权要求发起人返还筹集款项。
        在此风波后,我们希望看到的不是一揽子打死所有网络慈善平台,而是要严格行业规范、完善法律法规、加强企业监管,让慈善事业能够充分利用网络平台,造福社会。   据《都市快报》
        
    ■网友评论
        @王子的小玫瑰哦:消费善良,以后会导致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筹不到钱。
        @兔泥酱菌:这样只会坑了真正有需要的人,必须得好好查查了。
        @西西的園游會不打烊:从来不在水滴筹捐款,同事孩子刚生病就发起水滴筹,家里两口子月收入上万,有车有房的,这也能通过?
        @用户您好请填写昵称:我捐了两次,都是真正认识但不熟的人,而且都是匿名捐的。
        @她回月球了:请不要再消费我们的善良。
        @边城春早:做公益慈善活动是好事。但是,还是要遵守相关规定。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