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岁男童被打死,无人相救?警方通报还原全过程

律师说法:精神病人未必就有“免死金牌”


        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雅塘村社区一小区9岁男童,11月5日被一成年男性殴打致死事件,持续引发舆论关注。
        11月9日,长沙警方发布通报:犯罪嫌疑人冯某华,男,30岁,河南滑县人,身高178cm,体重102kg,曾因精神分裂症在医院治疗,目前已被刑拘!
        通报称,结合现场监控视频及走访,当天13点30分,嫌疑人与9岁男孩在电梯厅附近遭遇,后追赶被害人并摁倒在地进行殴打,小区监控视频显示,此时并无其他人员在场;约3分钟后,陆续有群众经过并报警;13点49分,闻讯赶来的嫌疑人父亲与现场群众合力将嫌疑人控制。
        经查,犯罪嫌疑人无业,2019年11月1日随其父母入住该小区,据其父母反映,曾因患精神分裂症在河南省精神病医院治疗。
        案件回顾:男孩被殴打致死,行凶者被民警带走
        据媒体报道,11月5日,一段男孩被殴打的视频,在长沙市雨花区雅塘村汇城上筑小区的业主群里传开。
        视频中一名体格粗壮的赤脚男子,将一名男孩骑在身下,该男子右手持有疑似改锥状的物品,向周围围观的人群挥舞,而身下被压住的小男孩一动不动。不久后,警方和救护车赶到现场,医生当场就宣布孩子死亡,随后行凶者被民警带走。
        据媒体报道,受害男孩父亲罗先生称整个事件大概持续了20多分钟,行凶者是被他父亲制服的。当时很多人围观,“如果有一个人愿意挺身而出,也许惨剧就不会发生了。”罗先生痛心地说道。记者从受害男孩父亲处获悉,孩子母亲情绪崩溃,将起诉行凶者家属和小区物业。
        目击者回应:不是不救,是晚了
        事发之后,男童遇袭时现场围观者的反应一度成为了舆论批评的焦点。一些网友认为,围观者当时袖手旁观是“冷血”的表现。
        多名事发现场目击者称,他们起初以为这是父子间的矛盾,所以没有过多干涉,而且在最初的围观者里,以60多岁的老年人居多。目击者周先生说,施暴男子体格强壮,臂力很大,三人合力才将其拖开。
        李先生是小区里负责外墙装修的工人,他是赶到事发地点的第二个人。事发当天,他和工友曾试图靠近嫌犯,嫌犯就拿改锥朝他自己胸口捅。“我们看那小孩子已经死了,要是强行上,可能造成行凶男子自残,到时候我们也有麻烦。”李先生说,不是我们不去救,是已经晚了。
        小区物业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小区保安亭距离事发地250米,在赶往事发地途中曾折返过想拿一个网制服嫌犯,所以耽误了时间。
        案发后,小区有居民为死者家庭募捐,数小时内募捐到千余元。不少捐款者表示遗憾,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没有及时发现并制止。
        
    ■律师说法
        “武疯子”伤人事件屡见不鲜精神病人未必就有“免死金牌”
        该案发生后,引发了舆论的持续关注。具有重大社会危害暴力行为的精神病人又被称为“武疯子”。近年来,“武疯子”伤人、杀人事件屡见报端。
        那么,在此类案件中,有精神病史的犯罪嫌疑人应担何责?受害者应如何追偿损失?社会相关部门应当如何对这类特殊群体进行有效的救治和监管,从而尽可能预防惨案的发生?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丁金坤表示,根据我国《刑法》第18条之规定,精神病人涉嫌犯罪,须经过司法鉴定,确定其作案时的精神状态,分三种情况以区别对待:作案时,如果精神病人不能辨认或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不负刑事责任,但应当责令他的家属或者监护人严加看管和医疗,必要时由政府强制医疗;如果是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精神正常的时候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如果是尚未完全丧失辨认或者控制自己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犯罪的,也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所以精神病史未必就是免死金牌,而是根据具体情况,根据罪行相适应原则处罚。”丁金坤说。
        在对精神病人的监管方面,丁金坤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司法行政、民政、公安、教育、人力资源社会保障等部门在各自职责范围内负责有关的精神卫生工作,一方面保障精神病人合法权益,一方面防止其危害社会。   本报综合报道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