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杂志国庆社论动情选用《绣红旗》歌词

这首红色经典 唱出了革命人的喜悦


        歌剧《江姐》,是空政文工团的艺术家,根据歌剧长于抒情的特点节选了小说《红岩》中江姐可歌可泣的一生作为主线创作的一部红色经典,1964年首演。《绣红旗》,是该剧第七场中江姐临刑前获悉新中国成立时和战友含泪演唱的一首歌。
        歌曲表现了江姐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主义和对美好未来的坚定信念。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求是》杂志2019年国庆社论《为了新中国》一文,动情地选用了《绣红旗》的歌词:“线儿长,针儿密,含着热泪绣红旗,多少年,多少代,今天终于盼到你!”
        《绣红旗》这首歌为二部曲式,徵调式。A段,由起承转合四个乐句组成,多处运用了中国戏曲中“一字多音”的旋法,使整体节奏在平稳中富有动感,在激情涌动的同时又不乏女性的柔美;而多处出现的大跳音程,则平添出坚毅和乐观的气质。
        从A段引申变化而来的B段,在高音区上的切分音和拖腔,以及在民族调式中少见的“4”(发)和“7”(西)两个偏音,使音乐更具感染力。有人问作曲家羊鸣,《江姐》的艺术魅力在哪?他说:“说白了,我觉得,就是有根,动情,好听,好看。”

    ■幕后故事
罗瑞卿大将曾亲自修改歌词
        记者:绣红旗的情节,是真实的还是作者虚构的?
        徐横夫:是从生活真实中提炼出来的“虚构”。重庆红岩魂陈列馆内,珍藏着一面用鲜血和生命织就的“五星红旗”。1949年10月7日,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到重庆白公馆集中营,在共产党员罗广斌提议下,关押在这里的革命志士,决心自制一面五星红旗迎接胜利。没有刻刀,就用铁片将黄色草纸刻成五角星,没有糨糊,就用剩饭粒把星星粘到红被面上。他们唯一知道的是“五星”和“红旗”,但不知道图案如何排列,便根据自己的理解,将一颗大星放在中间,四个小星分布在四方。五星红旗做好后,藏在了牢房的地板下,直到重庆解放后才取出。然而,参与制作红旗的绝大多数人,被穷凶极恶的敌人杀害在新中国的门槛前。
        记者:听说当时的空军领导不仅关心创作,还参与创作,表现出很高的艺术修养。
        徐横夫:是的。时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上将,曾对歌剧《江姐》的创作提出“全力以赴,打造精品”的要求,在创作过程中,他还提出50多条具体的修改意见。而时任总参谋长的罗瑞卿大将,更是亲自为歌剧《江姐》做了修改。罗大将曾对词作者阎肃说,“‘热泪随着针线走,说不出是悲还是喜’,怎么说不出?一定要说出,我给你改了,‘与其说是悲不如说是喜’。”这一小处改动,令艺术家们感佩不已。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李洪波
        讲解嘉宾:徐横夫
        资深演出家、音乐曲目学家、电台音乐谈话节目主讲人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