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匠”装修公司欠数百万突然关门

装修客户、材料商、工长均不同程度被欠款,部分已报案


        刚过去的这个国庆节,张女士没有过好。新房交了钥匙,装修开工在即,明明是喜事,没承想却成了闹心事。10月2日,她收到消息称,负责装修自家房子的“老工匠”装修公司关门了。“交了将近4万元的前期款,难道要打水漂?”张女士觉得十分郁闷。与张女士情况类似的客户还有不少,有的人家甚至装修成“半拉子”工程,被撂了挑子。粗略统计,客户、材料商、装修工人被欠下数百万元。目前,涉事利益受损方已报案。
交了3.64万,只看到了开工“呲花”
        2018年,张女士买了房子之后,就不断接到装修公司打来的电话。在经过一番对比后,她最终选择了一家名为“老工匠”装饰的装修公司。在张女士看来,这家位于迎客路的装修公司,看起来挺有实力,价格也相对优惠。
        今年,新房钥匙下来之后,张女士去“老工匠”交了开工款3.64万元。交钱后一个多月,9月1日,装修公司在张女士的新房门口放了个“呲花”,算是开工仪式,此后便再无消息。直到10月2日,正在家休国庆假期的张女士接到消息称,“老工匠”出现债务纠纷,关门了。由于“老工匠”曾将公司债权债务转移至开发区一家名为“龙祥老工匠”的装饰装修公司,“十一”长假这几天,张女士数次往返市内和开发区,但无论是此前位于迎客路的“老工匠”还是位于开发区的“龙祥老工匠”,均是大门上锁。
长假过后数十人组团维权
        或许是“十一”放假才没人,张女士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等到了国庆长假结束,“老工匠”那边仍无开门消息。消息在装修客户、材料商、工长之间迅速传开,截至10月8日,已有数十人通过微信组成维权群。
        采访时记者了解到,与张女士遭遇类似的客户不在少数。一位客户表示先期交了1.89万元预付金,截至开工前已交2.58万元;有的交了3.7万元,还有的交了11.4万元、12.0574万元不等,但都没有正式开工,就先听到了装修公司关门的消息。“最闹心的是有人家装修了个‘半拉子’,结果也被撂挑子了。”张女士告诉记者,最开始,开发区龙祥老工匠的法人代表还曾出现过,此后,该法人代表便不再接听电话,没办法进行有效沟通。“现在处于想装修房子不成,但退钱也无门的尴尬状况。”张女士说。
        被欠下款项的还有装修工长。一位王姓工长告诉记者,今年春节之后,他带了10余个工人接了“老工匠”家的单子,前期对方付了部分材料费,包括买沙子、水泥等的钱,但并未付人工费。直到5月份,被欠下近12万元钱的工资,另外还有数万元自己垫付的材料费。但这位王工长表示,自己此前对于“老工匠”易主并不知情,直到9月份才知道。粗略统计,与“老工匠”有合作关系的几位工长,约被欠下七八十万元钱的费用。此外,材料商也与“老工匠”有百余万元的债务纠纷。
涉事利益受损方已报案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老工匠”迎客路店的一位法人代表,该法人代表告诉记者,位于迎客路的大连老工匠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份正式营业,有8个股东,自己是其中之一。今年5月22日,大连的老工匠装饰与大连龙祥老工匠装饰装修有限公司签订了债权债务转让协议书,从该法人代表提供的债权债务转让协议书可见,作为乙方,大连龙祥老工匠装饰装修有限公司接收了大连老工匠全部的债权和债务,此外,还列出了关于未开工合同明细、在建工地明细、客户定金明细等附件清单。协议还对协议生效后与材料商、工长等产生纠纷的责任认定进行了明确。
        上述法人代表说,签下协议后,经过3个月左右,到8月29日,正式交接完毕。“没想到,债务债权转让到龙祥老工匠之后,对方资金链出现了问题。”该法人代表说,应该与材料商不给月结,只能一单一结有关。“大连装修业竞争激烈,大大小小有3000余家。”该法人代表认为,与客户的结款方式发生变化,资金被占用,是压倒一些规模较小的装修公司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位法人代表说,现在不少客户、材料商,还有工长都联系不上龙祥老工匠方面,于是掉过头来找他。他也希望在相关部门的协调下,与龙祥老工匠方面坐下来,共同协商一个解决方案,尽可能保证客户们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随后,记者赶到老工匠迎客路店,店面仍是老工匠装饰的门头字样,只不过已是店门紧锁,知情人告诉记者,这店9月初便已关门,目前门玻璃上贴着出租电话。据了解,开发区的龙祥老工匠装饰装修公司至今也是大门紧闭,铁将军把门。
        截至发稿前,记者未能与龙祥老工匠方面的法人代表取得联系。
        目前,相关客户、材料商、工长等已报案,并将通过走司法程序维权。   本报特别报道组文/图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