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西山红霞飞 战士打靶把营归”

这支首席军队“拉歌”诞生在大连黄龙尾


        《打靶归来》创作于1960年。是一首结构简洁、语言生动,具有浓郁连队生活气息的兵歌。
        1959年3月,年仅20岁的牛宝源随部队到大连黄龙尾实弹演习,一天傍晚,他看见一队刚刚从靶场归来的战士,扛着抢,举着靶牌,精神抖擞地从身边走过,夕阳中这幅感人的练兵图,激起他的创作热情,于是挥笔写下了“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胸前的红花映彩霞,清脆的歌声满天飞”的小诗。诗歌发表后,引起沈阳军区某团俱乐部主任王永泉的兴趣,稍做修改并加写了一段歌词后,他把小诗谱写成了一首军旅歌曲。
        歌曲《打靶归来》,六声音阶徵调式,以陕北民歌音调为素材,既有时代气息,又平易近人,把人民战士的刚毅和乐观情绪表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歌曲中用“唱谱”方式所加的衬词和末尾的口令,增加了歌曲的活泼气氛和自豪感。“咪嗦啦咪嗦,啦嗦咪哆来”一句,现已成了人们表达心情时脱口而出的经典旋律。
        值得一提的是,作曲家补写的第二段歌词:“歌声飞到北京去,毛主席听了心欢喜,夸咱们歌儿唱的好,夸咱们枪法数第一。”则用写意的手法和不凡的想象,与第一段的写实手法形成对比,抒发了人民战士亲近领袖的浪漫情怀。
传唱50多年很多外国人也很喜欢这首歌
        记者:据说《打靶归来》是中国军人“拉歌”首选,拉歌活动,给很多当兵的人留下美好回忆。是这样吗?
        徐横夫:“拉歌”,是中国军营一道特有的风景,也是区别军人和老百姓的文化符号。与其说是“唱”不如说是“吼”;虽然南腔北调,但让人热血沸腾。《打靶归来》不但是连队“拉歌”的首选曲目,它还受到外国朋友的喜欢,很多国家的大学生都会演唱这首中国歌曲。
        记者:《打靶归来》60年来声声不息,是不是因为它短小或者说简单?
        徐横夫:是的,但并不是它的全部。《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一歌的曲作者、苏联著名作曲家索洛维约夫·谢多伊说过这样一句话:歌曲的复杂、简单与否,并不重要,只有当人们在歌曲里寻找到自己的思想和情绪的旅伴,这样的歌曲才会受人欢迎。《打靶归来》也正在于此吧!
        有“中国男声合唱第一品牌”之称的武警男声合唱团,他们的音乐会保留曲目,就是这首看似简单的《打靶归来》,他们巧妙地利用人声加动作,将部队行军的画面呈现得无比鲜活、俏皮。一举夺得了央视第十四届青歌赛唯一的合唱金奖。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李洪波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