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专家学者为大连高质量发展寻路径拓思路


        在昨天上午举办的第三届沪连对口合作高端论坛,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上海百联集团总裁徐子瑛,围绕“构建现代经济体系,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上”这一主题,分别分享了他们对当前经济形势、实体经济发展、国资国企改革的思考。
        周汉民:将软件业作为数字经济核心组成部分来对待
        上海市政协副主席周汉民在专题讲座中,分享了他对当下中国面对的国际形势、国内经济形势的感想和判断。当天他谈了三个关键词:“保持定力”、“激发活力”、“顶住压力”。
        在谈“保持定力”这个关键词时,周汉民说,作为每一个中国人,应当了解两个大局。第一个大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局;第二个大局,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他详细解读了“世界经济形势继续保持复苏态势,但是动力减弱,风险增大”等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开局之时的表现,“对我们而言,我们要咬定青山不放松,什么是我们的青山,青山就是我们百年目标,民族振兴,国家富强,人民幸福的中国梦,一定要实现。”
        周汉民说,保持定力是完全必要的,激发活力必须紧紧跟上。激发活力就是要激发全体人民共同奋斗的活力,尤其要激发市场主体的活力。他说,目前不同所有制企业地位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没有完全落实,激发活力既要谈到国企,也要谈到民企,同样要谈到外企。
        周汉民详细讲解了他对优化投资环境的认识。他认为,投资环境优化的五个要素是政治稳定而清明,经济活跃而有序,文化融合而有特质,社会公平而正义,法制健全而俱进。
        在讲最后一个关键词“顶住压力”时,周汉民说,“如何在当下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发展巨变之客观情况下,把我们的工作稳住,我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良方之一。”他进而将其总结成“解放生产力,提升竞争力”十个字。
        周汉民还说,数字经济是当下世界经济发展最活跃的组成部分,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在GDP的占比34.5%,绝对值31.3万亿人民币,中国有9亿劳动力,在数字经济领域工作的从业人员,在中国有1.9亿,占劳动力总和的20%以上。“要紧的是,要加强培训,提高教育的质量,把中国的软件业作为数字经济核心组成部分来对待,我建议,利用大连举办的软件博览会的机会,在大连设立国家的数字大学,完全是可以考虑的。”
        张晖明:还有很多存量政策有待充分释放
        复旦大学企业研究所所长张晖明围绕“高质量发展:为何、是何、如何”这个主题作演讲,他重点谈到了上海推进高质量发展过程中所做的工作。具体包括执行国家战略使命,明确城市功能定位。以领军企业示范,带动产业转型升级。不断推进健全发育的市场体系。聚焦金融功能,在平台和产品创新上下工夫。以长三角一体化,提升整合竞争能力等方面。
        张晖明说,归根到底,这许多具体的操作行为,是创新驱动。“我们鼓励创新行为,但是我们过去长期形成的对创新失败的评价机制,确实需要改正,因此必须拓展保护创新的门道,我总结了一下门道大概是三条:第一条,立法方式保护。第二条,领导担当保护。第三条,自我救赎保护。”
        最后张晖明总结说:“其实改革开放40年来,我们有了大量的政策投入,因此我们很需要盘点存量政策,不要一天到晚想着问上面要政策,我们有很多存量政策,并没有充分释放,所以要盘点各类存量政策,加上创新理念和行动设计,从而真正的科学理解创新是一个体系,针对不同领域,不同工作层次,不同的工作内容,匹配相应的资源和运作方式,最终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
        徐子瑛:先进制造业可以成为城市长远的竞争力
        论坛上,上海百联集团总裁徐子瑛作深化国资国企改革的专题报告。她简要介绍了上海国资国企改革走过的历程和实践,以及上海经济发展中的一些思考。从企业的角度谈了百联集团在转型过程中体制机制的实践。
        讲座中,徐子瑛特别提到,上海长期以来也是重要的工业基地,上世纪九十年代,上海当时市委市政府做了非常重要的研究,区分了上海的产业结构,叫3、2、1产业结构,突出了现代服务业的加快发展。到2000年初,上海进一步提出了加快先进制造业,加快现代服务业双轮驱动发展的战略。在2018年,上海的三产GDP当中,二产占29.6%,因为上海的农业非常少,余下的约69%来自现代服务业,在上海制定十二五、十三五的时候,有总体的考虑,不追求服务业比例无限的提高,而要适度的保留和长期保留先进制造业的发展。“上海将长期保持先进制造业和服务业双轮驱动的发展,希望制造业的比重能够在   25—30%之间,虽然上海的人工成本很贵,土地极其稀缺,我们仍然认为这是上海这个城市独有的竞争力和长期的竞争力所在,也是国际竞争力所在。”
        徐子瑛说,她专门看了大连的经济结构,“我个人认为,从三次产业的结构比重来讲,这个产业结构如果长期坚持,不断地向先进和高端发展,非常符合这个城市未来长远的竞争力所在。不是所有的城市都要把服务业比重提升的无限高,中国在全球的产业结构当中,最有竞争力,最有比较优势的是先进制造业。”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黄凤桐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