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槐花品城市 透过文化享情怀


        外表不比牡丹娇艳,气味不如丁香浓郁,淡淡的芬芳伴随几代人成长,寄托人们浓浓的乡愁。在过去30年里,大连“槐文化”得到积淀和发展,已成为城市重要的文化品牌。大连人也用情怀,创造出“槐城”独特的文艺作品和饮食文化。
        揉进乡愁里的槐花香
        赏槐会会歌的词作者、国家一级导演、著名文化学者杨道立儿时从重庆来到大连,槐香伴随着她的成长。“我在南山那边念的小学,满山都是槐树,淘气不回家的时候,我的乳名和家里对我爱的呼唤,就是被槐香托着,一点一点传到我的耳朵里。”正如她为赏槐会写的会歌《母亲的芬芳》中所写:“记不清你开在什么地方,就好像无法拾起童年的梦想。”
        “母亲的芬芳”也表明杨道立眼中洋槐的形象,“这种植物,就像母亲一样,要得很少,给得很快,也特别慷慨。”在120年前,大连这座年轻的城市正要步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在经济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洋槐就慷慨地给予大连美丽的色彩和清香的气息。
        再好的事物也有不完美的地方,在城市发展过程中,洋槐遇风易倒的局限性也开始显现,正如宣传手册《89大连赏槐会》中所言:“大连素有“槐城”之美誉,1984年以前,有刺槐林81.58万亩,占大连有林地面积15.9%。1985年台风之后,市区街道刺槐渐少,但在几大公园与沿海山地及各县(市)、区均有大片槐林,一展槐城风采。”
        于是曾经随处可见的洋槐,变成了大连独有的乡愁,“不管是中国人、外国人,早年在这里生活过又离开这个城市的人,一想起这个城市,就能想到这种大连暮春与初夏间的气息。”杨道立说。
        除了乡愁,杨道立说,发展和愿景是“槐文化”的另外两个关键词。“大家希望这片小渔村变成城市,城市一定要有树木,这是一种愿景。后来我们将它发展成赏槐会,希望把海内外游子的乡愁,变成建设这座城市的动力。”杨道立说,引进洋槐是为了发展,它们留下的是乡愁,带来的是愿景。
        点燃艺术家的创作激情
        历届赏槐会期间,中外名家书画展演、日本现代工艺美术展、中日韩书法作品交流展等带给大连浓郁的国际艺术氛围。中国古今名人书画艺术作品展览会上,国学大师罗振玉曾孙罗卫国、著名油画家项诚学、著名工笔画家彭水滨等多位书画家作品,用笔墨描绘美丽山水、故土乡情,为市民提供美的享受。
        这种文化上的交流和碰撞,也引起了大连本土画家王培琪的关注。20多年前,王培琪就画下了一幅以槐花为主题的作品,名叫《甜蜜的事业》,远景是忙碌的养蜂人,近景是槐花,反映出槐花盛开的季节,养蜂人忙碌的景象。“有很多画家在南山风情街办画展,我看都没有画槐花的,就觉得挺遗憾的。也许因为槐花特征不够鲜明,不好表现吧。后来我就尝试着画了一些,发现还挺有意思,就开始连续画了。”2017年王培琪应邀为中日十城千人槐花徒步行活动现场作画,赢得日本友人的啧啧称赞。2018年,在第二十九届大连赏槐会期间,他在南山风情街首次举办了水墨槐花主题画展,让众多中外人士大开眼界,也引起了赏槐会组委会的重视。今年,赏槐会组委会特地为王培琪编印画册,共收入他的槐花主题作品69幅。赏槐会期间,王培琪“大连情槐30年”画展也将在富丽华大酒店展出。记者看到,他的很多作品中,槐花与大连老建筑、电车等城市古董组成一幅幅充满回忆的画面,展现出槐花一路追寻城市成长的足迹。
        带来家门口的文化盛宴
        在2017年赏槐会期间,有媒体报道称,国内许多旅游团队到南山风情街游览时看到,整条街都有俄罗斯儿童在参加节日活动,就问导游“我们到了俄罗斯一条街了吗?”,感慨大连真是“浪漫之都”。
        从第三届开始,赏槐会便邀请世界各国的民间表演团体、艺术家参与表演活动。每届赏槐会的精彩节目必有来自俄罗斯、日本、韩国、泰国等国的文艺团体与大连的民间演出团体,他们共同进行了精彩的巡游表演和文化演出,场场观众爆满,令赏槐会的国际风情异彩纷呈。
        与此同时,大连市民也通过丰富的活动载体,去感受“槐文化”。
        早在十几年前,西岗区日新街道就因2000余棵槐树遍布十几条街路,成为大连一大赏槐胜地。平等社区内英华街、西安街、同庆街等六条路街生长着500余棵槐树,是日新街道槐树较为集中的区域。因此大连市政府于2006年,将平等社区命名为“槐花社区”。每年5月槐花飘香时节,日新街道平等社区都会组织居民在楼院中开展槐花摄影展、槐花画展、吟诵槐花诗词、讲槐花故事、品槐花美食、制槐花香囊等活动。
        平等社区书记高永媛告诉记者,赏槐极大丰富了居民的文化生活,这些年,社区居民围绕槐花创作的诗歌、快板、歌曲多达几十首,居民原创的槐花歌曲《槐花城》还在第28届大连赏槐会暨东北亚国际旅游文化周闭幕式上演出过。
        今年74岁的李素卿是西岗区平等街上的居民,也是平等社区八姐妹说唱团的队长,据她介绍,每年在街道、社区举办的赏槐会上,八姐妹说唱团都要推出新作品。“为了今年街道即将举办的赏槐会,我们正在排练快板《槐花情深促发展》,将赏槐会和经济发展联系到了一起,希望赏槐会不仅带来国际友人,还能增加商贸合作,促进大连的发展。”李素卿说。
        找回人们记忆中的味道
        “槐花饺子槐花包,槐花馒头槐花糕。槐花寿司槐花饼,槐花窝头槐花菜……”要不是八姐妹说唱团的一首快板作品,可能很多人想不到槐花可以做出这么多美食。
        “我从小就对槐花充满感情,在食物还不丰富的年代,老人就有槐花撒上苞米面,做出类似槐花发糕的食物,或者用槐花烙饼,困难时期,那是不可多得的食物。”李素卿说。在王培琪创作的《岭上》一图中,几个小孩站在槐树林间。“我小时候,没有什么小食品,槐花就算小食品了,小伙伴一起上山拐着筐,摘着大把大把的槐花吃,还带回家包槐花包子吃,这里画的就是我儿时的回忆。”
        谈及“槐文化”对人们精神上的影响,杨道立说,“没有乡愁的人他会爱国吗?家国情怀,首先是家,推开大门感受到扑面的槐花香,我们会说,这是我家,这是我姥。”“槐文化”首先让人们爱家,进而爱城市、爱国家。因此,杨道立建议,作为传播“槐文化”的载体,赏槐会应该办得精致而美好,要很贴近人心,入心、入耳、入嗅。
        半岛晨报、39度视频记者黄凤桐   实习生唐悦
        (部分参考资料来自《大连文化和旅游局文旅杂志:30年回顾》)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