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路大佬因“996”杠上了


        所谓“996”,意指工作日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周工作时间最低72小时。
        近日,马云、刘强东等互联网公司大佬纷纷发表对   “996工作制”的看法,继在程序员圈子内发酵后,该话题再度引起热议。此前,有程序员因不满公司实行996工作制,在拥有超过900万用户的代码托管平台Github上建立“996.ICU”项目,即   “工作996,生病ICU”,并获超过20万用户点赞支持。不过,截至4月12日,记者注意到,这一页面已无法访问。
        据《2019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显示,996/995工作制有蔓延趋势,超七成白领不支持强制加班,其中44.56%的白领认为加班制度会让工作和生活严重失衡,13.47%的白领认为违反劳动法。 科技互联网圈大佬热议996
        马云先说996是福气   后来又说了两回……
        996引发讨论,科技互联网圈的大佬们也加入了热议,有人支持,有人说不。4月12日,阿里巴巴官微分享了马云在阿里内部交流活动上对996的看法。马云提到,“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996,你什么时候可以996?”,并表示,“选择了一个中国今天排名第一的公司,第一是要付出代价的。”
        同日晚间,马云在个人微博上再次谈及996,他表示,任何公司不应该,也不能强制员工996。“今天很多年轻人面临这个问题,我想,如果你选择通过奋斗努力赢得自己的幸福和成功,可以认真思考一下我的话;但如果你希望自己的未来比普通人幸福快乐,但又不愿意付出比普通人更努力的代价,那么那些合法合情合理,永远正确的话更适合你。”
        4月14日中午,马云发布微博再次谈及“996”工作制,他表示,真正的996不是简单的加班,不是单调的体力活,和被剥削没有关系;找到喜欢的事,不存在996这个问题;大部分成功或有追求的艺术家、科学家、运动员、官员、政治家基本上都是996以上的;我们要听得进“不中听”的话,更要有人敢于说“不中听”的实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快乐点”,把奋斗者全看成是为了欲望,利益和财富名誉追求的人,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找到自己的快乐点;选择轻轻松松的工作方式,不愿意付出“超人努力”,也无可厚非,但你也体会不到奋斗带来的幸福和回报……
        刘强东的“8116+8”
        4月12日下午,刘强东也在朋友圈发文表示,京东最近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人员急剧膨胀,发号施令的人愈来愈多,干活的人愈来愈少,混日子的人更是快速增多。“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刘强东说,自己可以做到8116+8,即周一到周六,从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同时称,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5或996。
        李国庆反对
        “我坚决反对。”12日晚间,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也发声加入此话题。他认为,每天不算路途,11小时工作时长,那恋爱、家庭、社交无暇。同时,优秀的企业是结果导向,效率导向,管理者提高决策科学性和效率比员工加班更有价值。“为了提高国际竞争力和企业竞争力,我赞成撸起袖子加油干,那是实干,巧干,苦干,不是低效率的耗时间。”
        还有他们比较中立:一种个人选择无须褒贬
        4月12日,知名体育解说员詹俊表示,年轻的时候该拼一下,但每个人的承受能力不一样,量力而行。他回忆起之前自己超高强度的工作,并表示“这验证了我真的是喜欢这个工作”。
        4月13日早晨,OPPO副总裁沈义人在其微博发表对996的看法,他表示,对于公司来说,强制996是错误的,但对于自己来说,怎么对待自己的职业和人生又是另外一回事。“我很喜欢我的事业,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别说6×12了,7×18我都干过,没人逼我,我愿意为我的选择负责而已。”
        4月13日上午,原盛大文学CEO侯小强表示,不愿意996很正常,人各有志,也并非所有公司、所有阶段都可以996,相当一部分996都是消磨,更认同的模式是工作时间全力聚焦目标。
        科研人员谈“996工作制”:我还要多加0.5
        对于科研人员来说,高强度的工作也是家常便饭。教学、科研、项目以及各种烦琐的日常工作,经常让科研人员忙得团团转。别说996,就连711(早7点到晚11点、每周工作7天)都很常见。早在2012年,大连理工大学教授王贤文等人便通过监测施普林格上科技论文的下载情况,分析了各国科学家的工作时间。结论是:1)科学家基本上没有周末;2)美国、德国、中国科学家的周末工作强度分别是平时的68%、64%、77%;3)科学家基本上不分上下班。
        姬扬(中科院半导体所研究员):主动的996是美德,被动的996是恶俗
        对于“996工作制”的看法,两句话足矣:主动的996是个人选择,可能是美德;被动的996是仗势欺人,肯定是恶俗。这同样适用于学术界。科研也是一种社会活动或者说社会劳动,只是劳动的具体方式有差别。 李明阳(南京林业大学博导):已经记不清上次进电影院是在哪一年
        何止996?博导也一样。适逢变革年代,专业要调整、课程要改革、水课变金科,慕课教学、翻转课堂,教学改革使人精疲力竭。本科生教学、研究生教学、博士生及留学生教学,劳心费力。本科毕业论文、研究生小论文、学位论文、期刊评审论文、各种奖项评审、学术讲座,占去了全部业余时间。完成在研课题、酝酿申报课题、评审课题,还不算揪心,头疼的是日益攀升、一年一度的绩效考核。论文、课题、绩效,成了生活的全部内容。刚过50岁,头发白了、腰驼了、眼花了。记不清上次进电影院是在哪一年,多年前购买的美国大片因为久未观看,光碟已经读不出来了。
        隋易(化名,华侨大学青年教师):我的工作时间算是996.5
        据我所知,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实行996工作制,这显然违反了《劳动法》,但其已经成为业内的通行规则,处于弱势的员工只能默默承受。尽管高校专任教师没有坐班,当然更没有所谓的996工作制,但由于教师工作的特殊性,其工作时间可能更长,青椒群体尤甚。以我自己为例,我工作的时间可以算是996.5,正常的周末也就休息0.5天,假期休息的时间也不多。之所以主动加班,是因为生活所迫。总之,违背个人意愿实行996工作制,是违法行为,不应提倡,更不应该成为业内通行规则。
        
    ■律师说法
        强制过度加班违反劳动法   建议提高工作效率
        早在1月17日,互联网公司有赞宣布实行996工作制便引发员工大量不满。杭州市西湖区人社局表示,截至1月24日已收到30多起“关于有赞公司违反劳动法”的投诉,并于1月25日前往有赞公司调查,并约谈相关负责人。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律师认为,互联网行业竞争激烈,996的存在有一定的客观合理性。同时,996仍然是违法行为,现行劳动法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如果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1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
        因此,用人单位安排劳动者加班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与劳动者协商一致、加班时长受到限制。实行996工作制的情况下,每月的加班时长肯定超过了36个小时的法定上限,因此是违法的。同时,对于员工加班,用人单位还需要依法支付加班费。
        面对996,应该怎么办?上海市信本师事务所主任高兴发律师建议,根据互联网工作的实际情况,应适当减少工作时间,劳动者工作时间超过法定工作时间的,用人单位应当支付相应的加班费,改善企业经营管理模式,提高工作效率,在法定时间内完成工作任务。
        
    ■记者调查
        “996”多口头通知未明文规定
        996工作制并不是新鲜事。从今年1月有赞在年会上宣布执行996工作制,到今年3月京东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称“京东ai即将995,难受了”,关于程序员加班的讨论时常进入公众视野。昆明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小武向记者展示的QQ聊天截图显示,2018年10月8日,其所在项目组在QQ群通知:“11月20日要上线新项目,这周开始项目组工作时间改成996了,希望大家共同努力争取早日上线!”小武说,加上项目上线后的维护、修改,这种加班状态持续到了去年年底。
        和小武公司一样,多数企业一般采用内部通讯工具或口头告知的方式通知某段时间实行996制度,还有一些企业则是随项目临时加班。“就说项目进度落后了,从某某日到某某日实行单休,如果到某某日项目还未完成单休就延后。”上海一家互联网公司的程序员尚芳表示,“这样的加班隔一两个月搞一回,一次至少持续一两个月。”他也表示,公司一般通过通知或口头告知的方式要求加班。
        加班费常以项目奖金替代补发
        程序员们还反映加班费时常支付不到位。去年年末,在云南工作的程序员王侠经历过三个月的“997”但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加班费。“很多公司都说是你自己事情没处理完所以才加班,我工作过的几家公司都这样。”王侠说。尚芳的公司则以目前公司困难为由,拒绝支付加班费。“如果都按劳动法给相应的补贴,那我们也心甘情愿。”“如果员工入职时签订的是一般劳动合同,那么按照劳动法及劳动合同法,用人单位要按照相应法律规定支付对应的劳动报酬或者给予调休。”一家物流网络平台法务总监对记者说。
        一名曾在多家互联网公司担任法务的律师告诉记者,他就职过的互联网企业有两家新三板上市公司,也有规模较小的公司。这些企业主要通过调休解决加班问题,一般不会细算加班费,只是估计大约多少,等项目成功了根据利润给一定比例的奖金。
        “996只是完成项目需要去做的事,不是常态。公司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要求。”一名不愿透露身份的互联网公司公关负责人说,“有一些公司有996的文化,但他们的程序员工资也高,项目成功了,年终奖也会更多。”
        奖金能否代替加班费?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林嘉告诉记者:“如果之前双方协商明确,加班费体现在奖金里,奖金数额与加班时长相比是合理的,一般可以支持;但如果事前没有明确,员工也不认可,恐怕难以替代。”
        本版综合《南方都市报》《新京报》、澎湃新闻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