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逆袭?科幻电影照进现实


        科幻影视市场渐启
        根据南方科技大学最新发布的《中国科幻产业发展报告》,2017年中国科幻产业产值超过百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增长13.8%。呈现蓬勃发展之势。2018年上半年,国内科幻电影整体票房为95.06亿元,但其中国产影片仅为8.9亿元,占比尚不足十分之一。
        国内科幻影视市场已经形成并初具规模,但是国产科幻电影仍处于弱势。几年前,在《三体》获“雨果奖”后,业内曾热议制作出一部高品质的科幻电影,可成为中国科幻下一个里程碑事件。刘慈欣也曾说:“我最想做的事莫过于把我写的哪怕一个东西变成一部电影,这个梦想已经很久了”。而科幻电影作为一种高难度、高成本的独特类型,代表了电影工业的最高标准。
        《流浪地球》的横空出世圆了刘慈欣的梦想,也让人们看到了希望。“未来事务管理局”创始人姬少亭说:“《流浪地球》在电影制作层面的成功打破了很多的‘不相信’,让电影人、投资人都看到了中国科幻电影在今天可以达到的高度。”
        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电影《流浪地球》“很有可能成为中国电影工业化进程的标志性作品”。科幻作家韩松介绍,目前中国科幻电影版权交易热烈,科幻电影制作潜力巨大。接下来多部科幻电影陆续上映“极有可能开启科幻全产业发展的链条”。
        本土文化是科幻的基础
        在以资金和技术为基础的电影工业逐步走向成熟之后,科幻电影中更重要的文化与价值观意义则更加凸显。中国科学技术尤其是空间技术的发展与赶超,为我们从宇宙视野审视地球和自身提供了想象力基础。韩松说:“这促使我们仰望星空,开始关注人类在宇宙中的地位和生存,想要知道我们究竟是谁。”
        有人说这是《愚公移山》的故事,这确实是中国人视角下的关于亲情、英雄、故园、家国乃至全人类的故事。与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进入国际视野、引起热议类似,科幻电影作为通行于国际话语体系的类型片,以看似跳脱现实的独特叙事,用更宏观的视角来审视超越日常经验的命题,正在为融通中西、文化交流构造语境、搭建桥梁。
        在希望、亲情等人类共通情感之外,本土文化的表达也成就了这部电影的特殊性。电影导演郭帆说:“将地球本身带走的想法,表现了中国人对于土地的情感,这在美国科幻电影中是很难见到的,而文化内核是我们科幻文化的基石。”
        科幻终将照进现实
        以《流浪地球》为代表的中国科幻电影,有着怎样的现实意义?
        科幻作家陈楸帆说:“这是以中国人所熟悉的情感结构与审美方式去讲述一个关于科技、时空、文明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故事。”
        在电影中,当人类面临种群消亡的极端情景时,凭借集体合作拯救了地球,将“人类命运共同体”变得真实可感,展示了重建共识、打破藩篱、合作共赢的积极意义。
        同时,作为现代文明副产品的科幻,讲究的是逻辑自洽和科学精神。而这也正是我国由农耕文明转型进入现代社会过程中所欠缺的。韩松直言,科幻是在给中国“补钙”。
        给孩子们的梦想插上科技的翅膀,才能让未来科学的浩瀚星空群星闪耀,而科幻电影对想象力的影响和塑造是显而易见的。但从《2001:太空漫游》到《星球大战》系列电影,人们耳熟能详的基本都是国外科幻电影。
        提及他选择拍摄难度最大的科幻电影的原因时,郭帆的回答朴素且真诚:“我特别希望孩子们能看着我国文化背景的科幻电影长大,这也许可以在他们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放开他们的想象力。”
        姬少亭相信,科幻是当今中国影视行业乃至文娱领域最具价值的突破点,《流浪地球》很可能成为引领行业演化突围的作品。但仅有一部好作品是不够的,郭帆认为,接下来需要接连不断的好作品承接。 据新华社电
        作为首部国产科幻大片,《流浪地球》也为启动中国科幻影视工业奠定了基础。“它实现了精准的类型控制,而且达到了行业很高水准,迈出了追赶好莱坞顶级制作的一大步。”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伙人李兆欣说。同时,“这是一个‘愚公移山’的故事。”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戴锦华讲道,“不仅是人类自救,而且是和地球一起逃离的故事,同时,它仍然是父子故事,但父子故事放在了中国的血缘当中。”《流浪地球》的核心情感是家庭。这是国人关于亲情、英雄、故园、家国的故事。影片中的春节、回家等情感元素,契合了春节档期的节日氛围。
        《流浪地球》深得人心核心情感是家庭
        普通影迷   感触最深的是父子情
        西安市民樊兴刚成为父亲三个月,电影使他感触最深的是作为父亲的责任感。“吴京、吴孟达、李光洁在电影里都是父亲的角色,他们的默默付出、不善表达都是中国父亲的一种共同形象。同时,这些父亲都心有大我,为他人、为人类做出了自我牺牲,也体现出中国人的家国情怀。作为一名父亲,这对我启发很大。”
        河北辛集市民李海津携家人一起到电影院里观看后说,电影中的亲情戏份让他更珍视家庭,更加懂得肩头的责任。
        家住广东省江门市的周颖森也认为这部电影符合他的期待。作为科幻迷,他看过《流浪地球》之后,对国产科幻电影充满了信心:“有好的故事,加上工业化的制作流程,就可能出‘爆款’。”
        同时,电影把故事架构在光年尺度和浩瀚宇宙中,用具象化的电影表现了“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虽千万人吾往矣”等浪漫主义、英雄主义的本土文化。导演郭帆表示,将地球带走表现了中国人对于土地的情感,文化内核将是我们科幻文化的基石。
        业界专家   科幻创作迈入新的阶段
        南方科技大学科学与人类想象力研究中心主任吴岩说,《流浪地球》广受好评,说明中国的科幻创作正在迈入新的阶段——由“单打独斗”的图书出版为主向“集团作战”的电影制作为主转变。在他看来,高水平的作品、受众市场的培育、稳定的投资、科幻迷群体的增长是中国科幻创作进一步发展的四大关键因素。这种转变所反映出的全社会科幻热情的高涨,也和中国近年来在科技领域的整体显著进步有直接关联。
        科幻作家韩松也说,科技进步促使中国人将目光投向更加广阔的宇宙。“中国科幻是迅速复兴的古老文明对未来的大胆想象,它的征途将是星辰大海和广阔未来。”随着国家现代化进程逐步推进,韩松对本土科幻的发展充满了期待。
        吴岩表示,要保持现在科幻创作良好的势头,不仅要从政策、投资等领域进一步激发原创的力量,还要在青少年的科学教育方面下工夫。
        给孩子们的梦想插上科技的翅膀,才能让未来科学的浩瀚星空群星闪耀。能让孩子们看我国文化背景的科幻电影长大是导演郭帆的梦想。“这也许可以在他们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放开他们的想象力。”
        作为电影监制,一贯谨慎小心的刘慈欣在观看过电影后笑着说:“中国的科幻电影真的启航了。”   据新华社电
        演员说
        吴京:给中国科幻电影一个机会
        以《战狼》系列闻名的演员吴京,曾于2018年4月在全国院线国产影片推介会上宣布参演《流浪地球》,同时也讲述自己加入这部电影的原因。当时吴京说,“给中国新类型电影(科幻电影)一个机会——也许它就是另外一个爆款。”如今《流浪地球》果然成为了今年春节的爆款。现在回过头看这段视频,仍然会觉得吴京是个讲情义、热血的电影人。
        吴京说,“我为什么要参加这部电影的拍摄呢?其实这段时间天天回家在养伤,写《战狼3》还有其他的剧本。有一天,张总(北京文化电影事业部总经理张苗)和郭导演(郭帆)找到我,又是酒惹的祸。先喝了一顿酒,把我喝晕了,我就莫名其妙地答应了这部电影。可是在当我看到这部电影的剧本的时候,说实话我哭了。里面有很多场景令我非常感动。大家都知道我最喜欢干别人没干过的事,喜欢当炮灰。就像当初《战狼》的时候,好多人给我的票房预估是5000万……我就喜欢干那种别人没干过的事。这次我仿佛在他(郭帆)身上看到我当年的影子,执著、疯狂地投入到自己喜欢的行业中的一个人。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自己还在那边疯狂的崩溃的默默支撑着。我被这种情怀感动。
        吴京还认为,像这种科幻电影,如果我们不拍,就没人拍了。“有人说,吴京你不怕拍坏了把你毁了吗?我说我不怕,即使拍烂了,也比没人拍强。如果这样的硬科幻类型电影我们不拍的话,中国就永远不会有这样的科幻电影出现。我觉得同时也会出现一个机会,给中国新类型电影一个机会——也许它就是另外一个爆款。” 据新浪娱乐
        
当前为第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末页